木头学长真的好木

HP,中土,权游,热圈冷圈各种混,霍格沃茨干饭年级前十,凯岩城御用铲屎官

【恶搞】皇家港的那些事

本恶搞根据《别动,上尉!》改编,请大家多多包涵!文中出现的人物都会出现在我的原创文中,并且也会对一些情节进行改编。


在皇家港,几乎每个人都在手机上花费大把时间。每天早晨,大家起床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洗漱穿衣,而是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新的回复。在穿衣服之前,很多人都要回复几十甚至上百条消息。做早饭的时候,很多人一手拿着手机刷啊刷,一手拿着锅铲煎鸡蛋,吃饭的时候手机也不离手。

在皇家港,几乎人均iPhone13,还有的人两三部手机轮换着用。手机的引进给很多人都提供了分享生活乐趣的平台,有的人开始做起了直播,于是便诞生了几个小有名气的主播。


弗兰西丝·里德:她的直播内容主要以读书为主,几乎每天都会在博客里上传一些读书感想和对于一些事的看法,并经常对一些离奇的事进行推理。

路易斯-罗斯蒙德-卡特:他的直播没有明确的主题,主要是与观众们互动和聊天比较多。当然,他也会对粉丝的问题进行一一解释,是个蛮有耐心的人。在他的直播中,弗兰西丝也会来客串,并一起探讨事实和个人生活。

萨曼萨·麦克罗伊:作为酒馆女老板,她的直播绝对少不了每天酒馆里的热闹氛围。她会在直播里分享开酒馆的心得以及如何准备每一天的饭菜供大家享用。几乎每天晚上她都会直播酒馆里的拼酒大赛或者夜间闲谈。

哈罗德·威尔斯:排名仅次于前三位的男博主,直播的主题往往在酒馆,女友萨曼莎就是酒馆女老板。他的直播主题主要以杂谈和拼酒为主,观众群体也是年轻人以上的。在不喝酒的时候,他会和萨曼莎一起探讨各种生活中的话题,并为大家解答各种疑惑。

【人物小传】萨曼萨·麦克罗伊之獾院女孩的一天

萨曼萨·麦克罗伊,毕业于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皇家港分校赫奇帕奇学院,大家都叫她Sammy。同大多赫奇帕奇的女生一样,她爱烹饪,对大家都非常友善,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生气。如果谁要是惹怒了她,男孩都拦不住。她最喜欢的人是狮院的哈罗德·威尔斯,两人天天在酒馆里发狗粮,引得大家羡慕嫉妒恨。

獾院女孩的非常勤劳,从不叫苦叫累,这么做就是为了让酒馆更受欢迎。她的一天虽然很忙碌,但十分的充实。

5:30:起床,洗漱,穿衣,做早餐

5:40-7:30:接待客人

7:30-8:30:吃早餐

8:30-9:30:打扫酒馆

9:30-11:00:准备午餐食材

11:00-13:00:接待午餐客人

13:00-14:00:午餐

14:00-16:00:午休

16:00-17:00:准备下午茶点

17:00-20:00:接待晚餐客人

20:30-21:00:打扫酒馆

21:00-22:00:接待喝酒的客人们

22:30-23:00:休息,换衣服,洗漱

23:30:睡觉


【作者注】本文属恶搞,人物情节等均属虚构,也请大家多多包涵。本作者是狮院的,但也应该写写其他学院的学生生活。最后,如果你是鹰院的小伙伴们,请别忘了支持麦克罗伊学姐哦!

【人物小传】布莱克·卡尔森之蛇院男人精致的一天

布莱克·卡尔森,毕业于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圣马丁分校斯莱特林学院。他家境优越,年纪轻轻就在外独闯。继承了家里的财产后,他也更加的努力工作。

在校期间,他成绩优异,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并连续多年获得优秀学生称号,并连续担任过级长以及学生会主||席。他在所有科目都有所建树,每一个科目基本都拿满分,教授们都非常欣赏他,在整个斯莱特林都非常的受欢迎。

他及其自律,甚至用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虽然他非常自律,但每一天也过得十分有意义。

6:00:起床,洗漱,穿衣

6:30-7:30:泡茶,工作

7:30-8:00:早餐

8:30-9:00:处理简单事务

9:30-11:00:工作

11:00-11:30:会见客人

12:00-12:30:午餐

12:45-13:30:午休

13:30-15:00:工作

15:00-16:30:下午茶

16:30-18:00:工作

18:00-19:00:晚餐

19:30-20:30:休息

20:30-21:30:看书

21:30-22:30:简单工作

22:30:睡觉


【作者注】本文属恶搞,人物情节等均属虚构,也请大家多多包涵。本作者是狮院的,但也应该写写其他学院的学生生活。最后,如果你也是蛇院的小伙伴,请别忘了支持卡尔森学长哦!

【人物小传】哈罗德·威尔斯之狮院男孩的一天

哈罗德·威尔斯,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皇家港分校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大家都叫他“Hal”或“Harry”。同大多数的狮院男生一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绝不会不讲逻辑鲁莽行事。他从来不会主动去挑事,但遇到困难时绝不会退缩,经常帮助有需要的人。

他最喜欢的人是獾院女孩萨曼莎·麦克罗伊,并天天到她的酒馆吃饭,甚至在那里过夜。他人缘好,朋友众多,大家都非常欣赏他。

他最喜欢的科目是航海史和海盗研究,同时也加入了格斗俱乐部,并很乐意传授各种技巧。在课上,他还经常把自己的笔记借给同学抄。

为了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他的一天必须要过得十分有意义,出了吃喝玩乐,日常工作是绝对不能耽误的。

5:00-5:30:起床,洗漱,穿衣

6:00:早餐

7:00:拿到一天的排班表,开始一天的工作

7:00-7:30:整理内务,打扫宿舍

8:00:向史塔克下士汇报早上的工作情况

8:00-9:00:来到自己所在的船上进行检查

9:30-11:30:回堡垒站岗

11:30-12:30:午餐,扯犊子

12:40-13:00:回宿舍午休

13:00-15:00:换班站岗

15:00-15:30:打扫其他角落,包括刷厕所

15:30-16:00:向史塔克下士汇报情况,换衣服,清洗

16:00-17:00:回宿舍小睡

17:00-18:00:看书

18:00-19:00:去酒馆吃饭

19:00-22:00:喝酒,闲聊

22:30:休息,准备睡觉(大多时间会在酒馆睡,除特殊情况。他经常抱怨宿舍半夜就像猪圈一样)


【作者注】本文属恶搞,人物情节等均属虚构,也请大家多多包涵。本作者是狮院的,但也应该写写其他学院的学生生活。最后,如果你也是狮院的小伙伴,请别忘了支持威尔斯学长哦!


PS:对这个人物小传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别忘了去看看我的原创文《别动,上尉!》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托老这是要被气活的节奏啊——

P1:精灵工匠凯勒布理鹏……我说亚马逊是不是对精灵有什么误解?!你家精灵满脸皱纹?!胶原蛋白流失的挺严重啊!!

P2:你是谁?哪家熊孩子跑出来了?

P3:这一身打扮……要不是那精灵耳朵,我还真以为是古希腊某个城邦的市长!

亚马逊这帮孙子

话说亚马逊的编剧和服装设计是不是没看过PJ版的魔戒啊?还是对精灵这个种族有什么误解?剧照发出后,只有半兽人能让我接受,其他的角色和剧情什么玩意儿啊!朋友们,又要看PJ版的魔戒洗洗眼了!

【人物小传】弗兰西丝·里德之鹰院女孩的一天

弗兰西丝·里德,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皇家港分校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性格谨慎不鲁莽,博学睿智,经常能对一件事提出质疑和自己的见解。她并不文静,但又绝不是疯疯癫癫的那种。她很喜欢独处,只有和她有相似爱好的人才能和她聊到一起。身为拉文克劳的学弟,罗宾·史密斯最喜欢向她请教功课了。

在校期间,她最喜欢的科目是航海史,同时也是这门课上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在课余时间,她也会研究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和离奇事件。这些在别人看来还真有点奇怪。

由于出色的成绩和乐于助人,她经常在学期末被评为优秀学生,最后也当选为级长。

【以下是里德学姐的日常作息】

7:00-7:30:起床+洗漱+换衣

8:00-8:30:早餐

9:00:处理简单的事物

9:30-10:00:休息,买东西

10:30-11:00:喝茶,吃点心

11:00-12:00:工作

12:00-12:30:简单的午餐

13:00-14:00:午休

14:00-15:30:看书,工作

16:00-17:00:下午茶点,聊天八卦

18:00-19:00:晚餐

20:00-21:00:休息,聊天

22:00-22:30:换衣服,洗漱,看书

23:00:睡觉


【作者注】本文属恶搞,人物情节等均属虚构,也请大家多多包涵。本作者是狮院的,但也应该写写其他学院的学生生活。最后,如果你是鹰院的小伙伴们,请别忘了支持里德学姐哦!


PS:对这个人物小传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别忘了去看看我的原创文《别动,上尉!》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恶搞】《别动,上尉!》vs. 霍格沃茨大联动

霍格沃茨大联动第三弹——

大家都收到了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皇家港分院的录取通知书:

分院结果揭晓——

格兰芬多组:路易斯·罗斯蒙德·卡特,哈罗德·威尔斯,查尔斯·科林伍德,拉尔夫·贝内特等

赫奇帕奇组:詹姆斯·诺灵顿,韦瑟比·斯旺,萨曼莎·麦克罗伊,乔伊·芬利,哈维,彼得·佩恩,乔治·史密斯

拉文克劳组:弗兰西丝·里德,奈德·沃特森,大卫·雷耶斯,罗宾·史密斯,文森特

斯莱特林组:布莱克·卡尔森,威廉·奥斯汀等

Chapter 12 (詹姆斯)

现在已经是在船上的第五天了,可还是没能习惯一年都不出海的日子。再这样下去,这里的所有人可都要变成陆军发配回欧洲了。

他环顾四周,桌子上的东西都还在原位,只是海图旁多了一个咖啡杯。这肯定不是自己喝剩下的,不然不会睡的如此昏天黑地。他不知道自己在何时睡着,出海也有些日子了,可睡得没以前那么踏实了。果然又回到第一次上船的日子了。

“早上好,上校。”船长室的被轻轻推开。只见格罗夫斯上尉探进半个身子,三角帽夹在胳膊下。

“现在几点了?”这都一周了,头脑还是有点不太清醒。身为军人,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严重的话都能被判刑,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他抓起搭在一旁的外套,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帽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弄到了脚下。这要真是一脚踩上去,半个月的薪水都不够买一顶新帽子的。

“快中午了,已经开始午餐了。”格罗夫斯一脸无辜的回答。

“嗯?我睡了有那么久?”自己都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看来真的是睡糊涂了。格罗夫斯也一直是早起的鸟儿,即使半夜三更才去睡,第二天也会在五点左右起床。詹姆斯抓起一旁的咖啡壶,手感还是有些重量的,差不多是一个小时前泡的。每天早晨,他都会喝上一杯红茶或咖啡,这样才会让一整天精神饱满,不需要下午的小睡。“我们快接近那片海域了吗?”

“风向看来是没错的,大概今晚就能到。”格罗夫斯回答。他给自己又蓄满了咖啡,一脸悠闲的品尝着。

詹姆斯瞄了一眼桌子上的海图,一手拿过尺规。目的地上已经被做了标记,想必一定是路易斯干的,他可是一直想去探寻这个地方的。

“现在虽然不是满帆,但按现在的速度,目前距离那片海域还需要九个小时。”格罗夫斯也凑了过来,一手还端着咖啡杯。

“那速度也够快的。”摆弄了几下尺规后,詹姆斯将其放回原来的地方。“但风向是最关键的。”

船长室的门虚掩着,甲板上看来一切正常,并没什么异样,水手们都在按照每日的规定完成他们的工作,陆战士兵也已换了一次班。按照航速,离目的地已经越来越接近了。门再一次被推开,吉雷特上尉和路易斯一身轻松地先后窜进来。“上午好,上校。”两人同时答道。

“你们这么早就起来了?”作为每天早起的大副,格罗夫斯对这两位的习惯显得不太适应。

“上尉总不能睡懒觉吧。”

詹姆斯可没工夫和船员聊家常,早晨居然还能起晚。自从当上见习军官开始,他就没晚于七点起床。父亲要是知道自己睡懒觉,屁股都能打开花。“卡特上尉,那封求援信还在你那里吧?”詹姆斯抬了下头。

“是的,长官。”路易斯回答。他伸手往兜里摸了摸,掏出那张依旧完好的信。

“上面具体是怎么说的?”

“威廉·奥斯汀舰长于几周前离开……港口,至此杳无音讯。”打开信后,路易斯照着信上的原话念到。“包括四名见习军官在内的140名船员均于奥克拉柯克一带失踪。”

“威廉·奥斯汀?”詹姆斯皱起了眉头。

“您认识他?”路易斯抬了抬眼。

“为什么听着那么耳熟?”詹姆斯还没等回答,一旁翻看文件的吉雷特也被这个名字吸引了过来。

“这个人来头不小。”格罗夫斯放下茶杯。“他的身世也极其神秘,没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所以‘奥斯汀’是他母亲的姓氏。”

“那么你见过他?”路易斯显得十分的好奇。

“我也就见过他一两次,所以对他本人真的算不上了解。我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六年前了。”

“六年了?我们可都没来皇家港呢。”

“当时我也还是个上尉,而奥斯汀舰长已经是我们那个圈子里已经小有名字了。芬利上校还想让我见见世面呢。”

芬利?熟悉的名字又再一次在耳边回响。相比奥斯汀,芬利在这个圈子名声就更大了,父亲和科林伍德少将都曾对他赞赏有加。每当聚餐时,总能看到他的身影。“这么说,我父亲也在场?”詹姆斯忍不住问道。

“那是当然,而且他和奥斯汀各敬了我一杯!”格罗夫斯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想必他也是第一次说起这些过往。虽然那时只是个小上尉,但见识可不少。

“芬利舰长带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路易斯将信件再次折好,放进兜里。作为芬利舰长曾经的船员,他对芬利可是有一定了解的。

“其实,那次就是个庆功聚会。”格罗夫斯解释道。“为了庆祝奥斯汀仅靠一艘小船就截获了一艘西班牙战舰,足足有70门火炮。”

“他真有那么厉害?”吉雷特睁大了眼睛。

“我也只是听说。”格罗夫斯耸了耸肩。“但也不排除各种夸大。”

“但那个西班牙舰长就这么轻易被抓?”路易斯皱着眉头问道。

“我想你们大概都记得西蒙上尉吧?”格罗夫斯突然一本正经起来。“说来你们可能不信,那艘西班牙战舰的舰长正是西蒙的父亲。”

詹姆斯和其他两个下属均不作声,直直的看着格罗夫斯。

“他父亲战败之后深受屈辱,在几个月后便去世了。身为长子,西蒙继承了全部的财产,包括那艘船。”格罗夫斯继续说到,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上一半红酒。“他父亲在临终前嘱咐他一定要拿回本该属于他们家族的东西,并亲自放到他坟前。”

“这么说的话,他的目的是想复仇,只可惜找到了不该找的人。”路易斯说道。作为最后一个见过西蒙的人,他最有发言权了。而现在,西蒙已经升为了上校,极有可能东山再起了。

“所以跳海之后一定还活着,并一直在找机会报仇。按他这个逻辑,奥斯汀一定要为他父亲的死负责。”

“真佩服他的勇气啊!”吉雷特和上文件,微微一笑,口气中略带嘲讽。

这几个小时里就是在消磨时间,同时也为格罗夫斯的独角戏提供了绝佳的“舞台”,身为芬利曾经的船员,路易斯也能附和上几句,但他也只干了几个月就转到了另一艘船上。

因为食物的不充足,詹姆斯和上尉们也只用了简单的午餐,饿了就拿剩下的面包充饥。船上还有一笼子的鸡,但哈维依旧舍不得去碰。科林伍德少将也就快来了,再撑上个几天也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是夜间行动,晚饭也都被省去了。为了能打起精神,詹姆斯也只是喝了一杯咖啡,顺便又小睡了一下。

现在已是晚上十点,和昨天一样是新月。甲板上都点满了油灯,但看着依旧不够亮。

“晚上好,长官。”甲板上,路易斯也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身为值班军官,他需要随时待命,一旁的格罗夫斯手里握着望远镜。

“已经不远了,长官。一直满帆的话很快就能到。”格罗夫斯抬头望向桅杆。

“但那一带随时都有可能涨潮,但就目前来看并不是问题。”路易斯又掏出了自己的望远镜。“不过……”

“收帆,稳定航速!抛锚!”詹姆斯下令道。“再不停下迟早会触礁!”

“收帆!”

船速慢慢减缓,沉重的锚链扎进海床,直到将巨大的船体稳稳停住。四周开始雾蒙蒙一片,几乎看不清前方的状况,所以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甲板上如墓地一般寂静,三五个水手站在自己管理的火炮一旁待命,随时准备开火。

“陆地!”站在桅杆高处的瞭望水手喊道。船头在灯塔的照耀下,一片浅谈清晰可见。那大概就是传言中的目的地了。

“放下小船,准备登陆。”几个水手没有丝毫怠慢,熟练的将甲板上的小船用绳子放到水面上。“格罗夫斯先生,你和吉雷特在这里待命,如果岸上有情况可以立刻开炮。既然卡特上尉对这一带比较熟悉,那么我和他一起到岸上去。”

 按照灯塔的指引, 几艘小艇慢慢地划到岸边。由于没有月亮,几个水手只能提着油灯在前方照亮。但是有了灯塔的存在,周围的一切也都变得清楚了。这一带的确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多年都无人经过。当然,那些经验丰富的老水手也会避开这个奇怪的地方。路易斯看了看周围,的确没有发现什么人来过的迹象。哈维先生提着油灯,身后跟着两个新来的水手。他一直低头看着脚下,沙滩上的一丝一毫他都不肯放过,但身后的两个水手却踢着脚下的小石头玩。

“专心点!”哈维一巴掌拍在小水手的背上。

  附近除了三支小艇和一拨人,浅滩上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就连一个活生生的物体也很难发现。哈维不知从哪里捡了一根木棍在沙滩上乱划着,按照这样的效率,即便是到了早上也不会挖到任何东西,更别说脚印了。

“长官?”路易斯收起了佩剑,想必他也没有任何头绪。“这片浅谈并不是很大,但随时都可能会涨潮,任何人都不会在这里长时间停留。另外那里连接的正是一个渡口。”他伸出胳膊,朝远处指了指。

“长官!”远处,几个水手挥着手大声呼喊。水手长哈维最先凑了上去,他拔出腰间的剑在沙滩上戳了几下,没几下就挑出了一大块布。

“这是什么?”詹姆斯从刀尖上拿下这一大块布,抖了抖上面的沙子,一摸还湿漉漉的。

“好像是外套,上面还有扣子呢!”哈维挑起另一头。

谁会把这东西丢在这里?或许外套的主人也曾落水过?詹姆斯又弯下腰来,就在哈维刚刚挖过的地方露出几根木棍,在油灯的照耀下,上面已全部被烧黑。

“有人曾在这里短暂歇过脚。”哈维扒了扒地上的柴火。“哈,一块烧焦的面包!”

“面包?”詹姆斯定睛细看。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块面包右手掌的一般大小,打早已像石头一样硬,这么看起码也有三天了。

“我明白了。”路易斯茅塞顿开。“哈维说的没错,的确有人在这里停歇过,这个人为了掩盖自己的踪迹,他一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埋了起来。”

“那为什么还会是湿的?”詹姆斯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但不能就此下定论。他揉了揉手中的外套,又往衣兜里掏了掏。

“不排除涨潮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看不到任何脚印。所以这个人一定是在涨潮之前就撤离了这里,这样也就不会被追踪了。”路易斯道出了自己的猜测。他拿过湿漉漉的外套,里外检查了一番。“但我相信他们并没有走多远,我们只要在这里等候。但我希望他们回到这个地方,这里是他们的营地。”

路易斯将揉成一团的外套全部展开,抖了抖上面剩余的沙子。尺寸大小一目了然,颜色也出奇的熟悉——上面上除了金色的纽扣外,毫无任何象征军衔的标志或装饰。十岁时,詹姆斯就曾穿着这样的外套踏上了父亲的坐舰。这难道是……?“这是见习军官的制服……”

“见习军官?”路易斯皱了皱眉头,显然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海风朝自己的一面吹来,并越吹越大,一旁的士兵连忙按住自己的帽子,紧闭双眼。由于手臂的遮挡,詹姆斯并没有看清前方的情况,只听见好似呼救的声音靠近自己。

“别开火!”路易斯下令道。远处,四个矮小的人影向小艇处狂奔而来,不时的回头看几眼。那分明就是四个男孩。他们只穿着单薄的上衣,有的连鞋就只剩一只了。在他们身后,九个怪影一直紧跟其后,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九个怪影穿着古怪,手里拿着根本就不属于这个年代的长矛。,詹姆斯身边的水手被吓得愣在原地,就连他自己都未曾见过如此诡异的东西。

“掩护!开火!”路易斯立刻下令到,四个男孩也随即抱头趴在地上,任由子弹在上方呼啸而过,但这对那几个怪影是毫无用处。“你们快上船!”他朝四个人喊道,并拔出自己腰间的剑。

“他们是杀不死的!快走!”看上去最年轻的少年被哈维护在身后。哈维拔出小刀,使出浑身力气扔了出去。但怪影毫发未伤,更不要指望九个了。

“彼得,你快跑!到小船上去!”个子最高的男孩一把扶起还趴在地上的那个。

“他们怕水!”

沙滩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打斗,但自己根本就不是怪影的对手。詹姆斯闪过了怪影的第一次攻击,再一刀刺上去。紧接着,只感觉手臂便一阵酥麻,同时还带着点疼痛。枪声与金属碰撞的声音在岸边响彻,有的甚至抄起了岸边的船桨与其搏斗,但只要碰到怪影的人都捂着用武器的手臂痛苦不堪。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士兵的子弹都已打光,这恰好是撤退的最佳时机。哈维拽起两个男孩扔到小艇上,一个水手也抓起一旁的船桨阻挡着怪影的另一波攻击。所有人都撤到了小艇上,一个水手点燃了一小桶炸药扔了出去,顷刻间便溅起一层浪花。可能是碰触到了海水,怪影们不再靠近,只是惨叫着着一起逃散,这也正是撤退的最佳时机。

詹姆斯的小艇跟在最后,其中一个男孩就座在他身旁,身上盖着他比其余三个都成熟,但仍然没有摆脱脸庞尚存的稚气。他早已筋疲力尽,身上披着船上的毯子坐在两个士兵中间,刚刚收到的惊吓和四处奔跑早已消耗了他的全部体力。

“他们是什么人?”坐在一旁的士兵问道。

“快乐罗杰。” 男孩小声的说。他早已撑不住自己疲惫的身体,直接睡了过去。


瓶颈了....

第十二章目前还在重写中,但有的地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写,大家肯定也都等不及了。话说大家有哪些好的建议呢?希望我可以用得上。

PS:第十二章的POV是诺灵顿哦!